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工行手机银行开通 >> 正文

『流年』勿忘我(小说)

日期:2022-4-1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那坟前开满鲜花是你多么渴望的美啊,

你看那满山遍野,你还觉得孤单吗?

……

你听到了吗,这首你最喜欢听的歌,你说你曾经也是一位山村里的女教师,只是为了我,才离开了那些孩子们,来到这本不属于你的城市。

可是你再也无法实现你的梦想,我还是属于你的,你的心也是属于我的,但你说,你的人,你的身体即使用山村里的泉水也洗不净。

我走了,带着你对我的爱,我对你的爱,要继续在那座城市里生活,奔跑。

火车沿着固定的轨道向前,逸飞坐在火车上,他的心却还留在那儿,留在开满鲜花的山坡上,那里有他亲手种下的一百棵勿忘我,那里有她最爱的梅子。

三年前的今天,梅子辞去了教师的工作,与爱她的逸飞离开了小山村里的家,他们不顾父母的反对一起走向未知的生活。逸飞曾在这个城市里当过兵,勤奋好学的他没有转业就已经被一家电脑软件开发公司看中,他也曾犹豫过,心爱的梅子在家等了他四年,没想到梅子爱他已经没有了自我,那么热爱孩子的梅子,毅然辞去了工作,跟他来到城市。

初来城市,梅子不适应,不适应的并不是在穿衣打扮,对于大学毕业当过教师的梅子来说,不亚于城市里的任何一个姑娘,但是工作,哪家公司都要有经验的职员,最后在一家理发店梅子找到了洗头的工作。逸飞劝梅子,不用梅子上班,他的工资还是会够两个人用,但是梅子不愿意让逸飞看低自己,别说没有结婚,即使结了婚,她也要有独立的自己。

洗头的工作并不那么简单,穴位按摩,竟然是理发前的必要工作,梅子怎么也想不到理一次发会浪费这么长时间,这么多钱,即使在城市里上大学的时候跟同学出去剪一次头发,也顶多五元钱,三年后的今天,剪发38元,烫发竟然从180元至1088元不等,听店里的姐妹说,这个价格,在这座城市里只能算中等。梅子有点不理解,在家乡,一个人全年的花费甚至不到180元,怎么会有这么大差别。梅子的工资初来也只有500元,对于梅子来说已经够多了,在山村里当教师也只有300元,更何况能跟逸飞在一起,梅子好满足。

只是生活像什么,有谁可以说清,大家凭感觉,每个人都有每个人活法,有的人只关心自己,有的人却只关心别人,大学毕业曾经为人师的梅子把生活看成如早晨的阳光,会越来越亮,越来越美。梅子好高兴,逸飞经常看到梅子的笑脸,听到她快乐的歌唱。

只是梅子属于那个沉静的小山村,农村和城市毕竟是两个地点,不是一个概念,也就有不一样的人。梅子看错了城市里的人,家乡的人说一就是一,即使说十遍也只是重复,不会添油加醋,在城市里就不一样了,当面说“梅子你好漂亮”,背后却是“你看她新来的就知道怎么讨好人。”什么话都有透风的时候,传到梅子那里,她感到迷惑不解,我做什么了,难道来人我不该微笑吗?如果梅子知道在城市里这种闲言如此普遍,就不会记在心上了,但是善良的梅子,伤心的时候已经在想要离开这个环境了。渐渐地逸飞感到梅子的歌声少了,有时在吃饭的时候会低头沉思,对逸飞的问话全然不知。

这一天,寒风一直吹,理发店的玻璃门好像要被吹倒似的,平常站在门口的姐妹,冷得直打哆嗦,趁老板不在,到里边的空调前站一会儿,梅子却走向门口,用手挡住将要刮开的门。这时一位四十岁左右的男人走进来,梅子根本不用费力,可以说是风把门打开了。唯一的顾客,这么冷的天,给这位客人洗头,当然也只有梅子了。

来这里理发的客人,总爱不停地问话。

“以前,怎么没见过你,新来的吗?”

“是的。”

“从哪里来?”

“四川。”

“以前做什么的?”

“老师。”

男人有点不相信,“当过老师来干这个?”

“有什么不好吗?”

“不是,有点委曲。”

梅子笑了,终于有人说当过教师的她干这个工作有点委曲,当她初来这个店里的时候,告诉大家她以前是教学生的,十个人里,有六个不屑地看了她一眼,剩下四个无任何表情,她引以为自豪的职业,在别人眼里竟然是这样的,也许因为这里城市。

一个半小时以后,那个男人理完了发,走到梅子面前,“我家里有两个孩子在上小学三年级,我工作忙,没时间管他们,你愿意来我家当家庭教师吗,一个月1000元,如果有意,这是我的名片。”

说完,没容梅子说一个字,他就离开了。

随便比较一下,没有人不动心,梅子跟逸飞商量了,逸飞知道理发店的工作并不合适梅子,但告诉梅子还是要去看一看再说。有了爱人的支持,星期六梅子按着名片上的电话,打了过去。

梅子得到了这份家庭教师的工作,男主人自己有一家软件公司,生活是属于上等人的,只是少了女主人。更多的,梅子当然也无法知道,她也不想知道,无人顾及的孩子,每天晚上,都是自己管自己,有了梅子老师,孩子们好兴奋。可惜梅子只有在星期六和星期日才能休息,回她和逸飞的家,但这比起四年的等待是不值一提的。

梅子的歌声又多了。

火车已经到站了,又回到逸飞和梅子曾经共同生活的城市,但逸飞的心里乱极了,他感到这里是那么陌生,从火车上一脚跨下来,竟不知第二步往哪儿走,三年前的一幕幕好像就在眼前,梅子的笑脸,梅子的歌。

就是在那个,像现在一样的花开季节,他不见了他的梅子。

在雨中,他曾到处打听,没有人知道梅子的下落,理发店的人说,自从梅子离开就没回来过。他又去刘家,没想到刘家也迁走了,刘家那个什么公司,竟然也无从查起,他后悔当初他没有陪梅子一起去刘家看看,那个人叫刘什么。工作忙,忙得让他丢失了他的梅子。他不明白,为什么一时间,像世界未日,什么都没有了,让他的心无处落脚。

“逸飞,你好!回来了,公司好多事等你处理呢,你女朋友找到了吗”

逸飞只是点点头,他能说什么,他能告诉别人,他找到了梅子,但是听到的只是梅子的一句对不起,然后就在他的怀里,离他而去。

梅子是因为有病离开的,什么病,逸飞不知道,梅子的家人一封说梅子在家病重的信,让逸飞日夜兼程往家赶,并没有告诉他,到底什么病,伤心的他只想多陪梅子一会儿,知道了又有什么用,梅子只剩最后的一点力气,只是想见他最后一面,说一句对不起。

逸飞现在已是这个公司软件开发部的经理,事业是在一步步向前,但是丢失梅子的失魂落泊,找到梅子的惊喜,失去梅子的伤心,已经让他不知何去何从,事业为谁而努力。

“经理,张总说,有一个公司要买我们新开发的软件,今天下午两点钟他们要来看一下,让你接待,负责洽谈。”

“我知道,到时候提醒我。”

他真怕到时候忘记。

下午三点,对方公司来了三个人,为首的说是总经理,四十多岁,姓刘,还有两个稍年轻点,也就和逸飞差不多大,从头至尾把软件演示了一遍,对方感觉还满意,生意成功的可能性很大,逸飞的心情,轻松了点。具体事项还要改日再谈,双方第一次接触,晚饭是免不了的。

共同性质的事业,两方公司来的三个人又都是男士,说起话来固然无所顾虑。

“小王,听说你换了五个女朋友了,可是真的?”

逸飞公司的同事小王是个爱说话的人,什么时候都是不可能闲住的。

“合不来就分,这有什么,这是什么时代!”

“你不打算结婚了吗?”

“结,等我想要孩子的时候吧。”

“看你们年纪轻轻,倒还重视,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哈哈……”

这些无聊的闲话,让逸飞想把喝进胃里的酒吐出来,这是个什么时代,好像男人之间不拿女人做话题,都成不了好朋友似的,换女朋友像换衣服,爱情是什么,这些人到底知道不知道,他想说,我还有事,先走一步,又想会有不妥,只好手里拿着筷子随着音乐的节奏敲起来,敲着敲着,猛地使了一下力,其余五个人都呆了,逸飞感到周围突然的寂静,才意识到是自己惹的祸,连忙点头说对不起,说我还以为曲子到结尾了,做个了断。

“逸经理的爱人在何处上班?”

“我们经理还没有结婚呢。哪里比得上刘总经理佳人满怀,”

小王不等逸飞开口,先说话了,逸飞也懒得接话。

“听说刘总又找了一位新夫人,绝色佳人。”

“哪里,女人跟女人不一样,我已经筋疲力尽了,第一个老婆跟别人走了,第二个是我负了她,如今的这一个简直不是女人,不管孩子,只知道,用我的钱找乐子”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这时才知道,也是你自作自受,逸飞心里这么想,却不会说出来。

“刘总听说你的第二个老婆是个大学生,还当过老师,你怎么会负了她呢?”

“都是我不对,一次偶然,遇到了现在的老婆,被她看见,就这样走了。”

“你没再找过她吗?”

“找过一次,第二次再去就不见她了,听说为了还我的二十万,后来去了那个红色发廊,两年多竟然还清了,你信吗?不知道现在去哪了。”

“天下还有这样的女人,离婚,还要还丈夫的钱。”

“所以,我现在后悔也完了。小王,你也要小心啊。”

世界上,什么样的男人,什么样的女人都有,谁都有后悔的时候,没想到这些人也有良心发现的时候,逸飞自己这一生只后悔一件事,就是丢夫了梅子,梅子也是大学生,也当过老师。不对,梅子去当家庭教师的那家,也姓刘,不,不,不可能,梅子怎么可能离开我,去跟这样的人结婚呢,我这样想怎么对得起梅子,她是最爱我的人。天下巧合的事多了,我们公司就有一个叫梅子的,可她不是我的梅子。

逸飞觉得现在的世界真是无法说清,不知别人都在忙什么,回到自己一个人的家,又想起了梅子,“梅子离开我之后到底去哪了,为什么不肯给我一个信,只是临死才肯见我一面。”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头还是沉沉的。

“逸飞经理,有你一封信。”

“先放在那儿吧。”

现在谁还会写信,肯定又是凯子闲来无事,发一通牢骚,电话里还说不够,非得扬扬洒洒的一大篇,,凯子是逸飞的战友,爱在报纸上发表一些评论,文人味实足,真不像当过兵的人,每次都是想让自己放松的时候,逸飞才会拿来凯子的信看看,陪着感叹一场。

小王推门进来,“经理,那边公司打电话过来,说今天就要签合同,总经理让我们今天过去到对方公司去,在那里签。还有半个小时,我们走吧。”

天气很闷,坐在车里,逸飞想着一会还有什么需要特别提出来的问题。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人们被炎热的天气弄得无精打彩,低头走路的居多。

忽然,逸飞好像看到了梅子,

“停车,小王,你一个人先去,我有点事”

“时间不多了,我一个人怎么能行,”

“我会去的。”

车停了,车走了。

逸飞四处找寻,哪里有梅子的影子。

他摇头笑了,梅子怎么可能在这儿呢,她已经离开我了,我在她坟前亲手种下的那一百棵勿忘我,我怎么可能不记得呢。

逸飞并没有迟到,合同顺利地签完了。

又是酒店,这次只有四个人,又是中午,人都已经瞌睡了,饭吃的很快,大概都想回去睡一觉。

“怎么在这儿呢,我的电话也不接。”听着很不顺耳的女人的说话声,随着一阵呛人的香水味一齐涌过来。抬头看时,一个女人,一个涂脂抹粉的女人,逸飞最讨厌的那种女人走过来,依在那个刘总的身上。

“你还需要知道我在哪吗,你还想着要家呀!”

“什么话,我是你老婆,不能管你吗?”

“管?嘿嘿,你管我,还是管我的钱!”

“是是是,我管不了你,但我还是你的老婆,我是比不上你的第二任老婆梅子,可是人家不跟你了。”

梅子?他的老婆叫梅子,那个大学生,当过老师的第二个老婆叫梅子,逸飞的眼前一片黑暗,天,是怎么了,灯怎么关了,这个世界如何这么暗,不,是花,不愧是花花世界,红的,绿的,黄的,蓝的,什么颜色都有了……

小王看到逸飞快要倒下去了,立即上前扶助,“经理,你怎么了?”

逸飞可以看见了,首先看到的是梅子,然后梅子走了,刘总的眼睛,脸渐渐地在他的面前,一清二楚,“你说!梅子是谁?”

刘总只感到一阵莫明的紧张,“我说过,梅子,曾是我的老婆,家是四川的,是我在一个发廊认识的,她是好女人,是我对不起她。”

“好女人?哈哈哈,她为什么嫁给你?”

“开始,她不肯,因为我答应给她二十万。”

二十万,哈哈哈,二十万,我的梅子,你说过要工作,要独立,这就是你的独立吗,到死,竟然还骗我为你掉眼泪,这就是爱我的梅子,是那个喜欢勿忘我的梅子吗,她早已把我忘了,骗子,一个我最爱的人,一个说最爱我的人,竟然,为了二十万离开我。

这个世界,原来竟是这样的!

逸飞甚至没有再去责问当事人,他离开酒店,在大街上没有目的,在一个糊涂的世界里走着,走着……

山西癫痫公立医院
莆田癫痫病研究所
晋城哪家医院治癫痫好

友情链接:

喊冤叫屈网 | 情书第二季第三期 | 雅蔓妮尔 | 樱桃种子育苗技术 | 翼搏逍客 | 芪明颗粒价格 | 元朝官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