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刘德华李连杰 >> 正文

【荷塘‘有奖金“征文】甘愿(小说)

日期:2022-4-2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湛蓝湛蓝的天上,没有一丝云彩,秋高气爽,令人心旷神怡。

这是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一日上午十点二十九分,大学毕业生蓝田又一次来到人才市场找工作。依旧是没能如愿,他走出了人才市场。仰望着天空,心想,决不能再等待了,在这湛蓝的天下,他甘愿做点实际的工作了。

蓝田是津海市理工大学的毕业生,学的专业是自动化系统。他家就是本市的,父亲蓝光母亲何淑清都是中山区华英街道委员会的普通干部,没什么实权。为给蓝田找工作,父母是费了很多周折,可依旧没能帮上儿子,他们感到很无奈了。

何淑清说:“田真啊,咱们家还有点积蓄,给你做个本钱,做点小买卖吧,总不能老待业吧?”

蓝光说:“儿子,你学的专业,实在找不到对口的工作,干什么不是干啊?就听你妈的,家里给你拿本钱,你是开个小商店啊,开个早点铺啊,都可以的。你看啊,你大学毕业都两年了,老这么晃悠着,不是白浪费时间吗?干脆,你就自己创业吧!”

找不到自己所学的专业工作,蓝田很不甘心,可实际情况就是这样的,大学生遍地都是,街上随便遇到个年轻人,都是大学生啊。眼看着自己都二十六岁了,已经不小了,再不能这样无所事事了,他就跟父母说:“我最后再到人才市场去试试,如果还是找不到对口专业的工作,那我就听你们的,自己创业好了。”

蓝田在人才市场再次碰壁,他回到了家里,跟父母说:“爸爸妈妈,我决定了,放弃所学专业,听你们的,先在临街租一间商铺,开个早点铺好了。”

东河区三马路一百二十一号有一家门房正待出租,蓝田在父母的陪同下跟房主签好了合同,租下了这间三十六平米的商铺。经过十多天的充足准备,九月二十二日,他的早点铺正式开张营业了。

早点铺很火,蓝田一个人实在是忙不过来的。一开始,爸爸妈妈在上班前都来帮帮他,可这必定不是常事,于是他便到劳务市场招来了两个员工。一男一女,男的叫刘德凯,三十三岁,会炸油条,会做豆浆。女的叫徐淑芬,三十一岁,是刘德凯的妻子。据刘德凯自己说,他们两口子是北省林海县徐家镇大刘屯的,来津海市已经七年多了,他们一直做游击式的早点生意,今天在这条路口炸油条卖,明天又到那个路口卖热豆浆。这么多年,一直被城管人员东西南北追赶着,没有一个稳定的地方。他们做梦都想找一个稳定的地方做早点生意。也算碰巧了,蓝田到劳务市场招工,恰巧遇上了刘德凯、徐淑芬两口子。看上去,这两口子很厚道,身体也都很健康,尤其是刘德凯,不单单像个炸油条的,倒很像是一个高级厨师,身材魁伟,红光满面。刘德凯、徐淑芬一再地跟蓝田声明:“我们不图别的,就图有一个稳定,不再被城管到处追赶。我们也想有一家自己的早点铺,可手里没那么多本钱,实在是租不起商铺卖早点的。我们甘愿给你打工,工钱好说,给多少是多少,我们绝对不计较,我们要是干不好,你随时都可以把我们解雇了。”

蓝田听了很是感动,顺顺当当地跟刘德凯、徐淑芬签下了雇工合同。

别说,刘德凯徐、淑芬两口子还真是兢兢业业的,在这早点铺里尽职尽责做着,很是勤劳,蓝田很是满意。

蓝田读大二的时候,处了一个女朋友,叫魏华丽,也是本市人。魏华丽的父母都是南河区政府里的官员,还没等魏华丽毕业,就给魏华丽安排好了工作单位。一毕业,魏华丽就进了南河区环卫局,当上了国家公务员。这时候,魏华丽才跟父母提及她跟蓝田的关系,要求父母能出面给蓝田谋个职业,可魏华丽的父母断然拒绝,生生地拆散了这对年轻人的姻缘。尽管如此,魏华丽也没再找男朋友,蓝田也没再找女朋友。

说话间,蓝田的早点铺红红火火开了快一年了,小铺的生意很好。这是二零一七年的八月十三日上午八点三十五分,来此吃早点的还有一些顾客在排队等候座位。蓝田里里外外为顾客服务,忙得不亦乐乎。他刚把一碗豆腐脑放在六号桌上,转身无意识地往门口一看,一个相当熟悉的年轻女子的面孔,一下子映入了他的眼帘,他疾步走过去,喊道:“魏华丽,你,你来吃早点?”

“嗯。”魏华丽显得很腼腆,说:“是的,我来吃早点。”

“快进来吧,来来来,跟我来!”蓝田把魏华丽领到了操作间,喊了一声:“徐姐,给来一碗豆腐脑、一根果子、一个油酥烧饼!”

徐淑芬很麻利地端来了豆腐脑,一并把烧饼果子放在了魏华丽的面前,热情地说:“请慢用!”

“你先吃着。”蓝田真说:“我得去忙了。”蓝田走出了操作间,继续为吃早点的人端这端那了。

魏华丽吃完了早点,她迟迟不肯离去,竟动手帮助蓝田为顾客端这端那忙活起来了。

蓝田问道:“你不上班了?”

魏华丽笑道:“我甘愿来你这早点铺给你打工,你肯要我吗?”

蓝田一下子蒙住了,问道:“这?你来给我打工?这怎么可能啊?你怎么开这样的玩笑啊!”

“我是认真的。”魏华丽笑着说:“你先忙吧,等客人们都走了,我再详细跟你说。”

已经九点三十分了,吃早点的人都走了。徐淑芬去批发市场买大豆,刘德凯去超市购买油盐酱醋,早点铺里只剩下蓝田跟魏华丽两个人。

魏华丽跟蓝田说:“你不知道,我爸妈都被双规了,他们贪污受贿,被反贪局的干部带走一周了,我知道我爸妈肯定要进监狱了。我在区环卫局里的工作,是我爸妈托人办的,我爸妈出问题了,我肯定会被解聘的。为此,我是认真的,我要给你打工,端一个安生的饭碗,可以吗?”

还能说什么啊?什么也不再说了,蓝田满口答应:“好的!好的!”

就这样,她成了蓝田早点铺的一名打工者。

一晃就过去了两个月,魏华丽的父母都被判了七年徒刑,夫妇二人锒铛入狱。一天,魏华丽带着蓝田到北郊监狱探视,魏华丽的父母泪水横流,絮叨着向蓝田道歉,说不该拆散了你们,恳请蓝田能娶了魏华丽,蓝田当面表示:“甘愿!甘愿!”

没过多久,刘德凯老家的父亲打来了电话,要求他跟妻子回去种水稻。刘德凯、徐淑芬立马打点行装,辞工回老家了。临行前,刘德凯拿出了自己的房产证,跟蓝田说:“蓝老板,我跟你说实在的,我们住的那房子,不是租的,是一位老奶奶赠给我们的。我们进城不久,就遇到了那位老奶奶,是我们伺候着她老人家,给她送了终,老奶奶把房子给了我们,我们要回老家了。这样吧,我们知道,你跟魏华丽等着结婚,没房子不是?魏华丽家的房子充公了。我们甘愿把这房子赠送给你们了!”

刘德凯、徐淑芬把房子赠给了蓝田、魏华丽,高高兴兴地回老家种田了。

魏华丽的奶奶王淑兰八十四岁了,魏华丽的父母进了监狱,房产也被充公没收了,老奶奶暂时住进了魏华丽的姑姑家里。姑姑姑父都是商人,家里没人能照顾这位老奶奶,蓝田就跟魏华丽说:“咱们快把奶奶接进咱们家吧,我甘愿伺候她老人家到永远!”

魏华丽就把奶奶接进了自己的家里。只有两个月,一天上午奶奶无疾而终了,蓝田就给这位老人送了终。

刘德凯、徐淑芬走后,早点铺又招聘了两名员工,很年轻,是两名大学生。一个叫赵立国,北省奉天市赵各庄人;一个自称叫冯玉贵,冯玉贵跟蓝田说自个是沙县人。这两个都是去年暑期农业大学刚刚毕业的,他们说甘愿在早点铺里打工,也绝对不回老家去种地。

时间一晃就到了二零一七年一月四日。早点铺刚营业不到两小时,一位不到五十岁的妇女,看样子好像是要进店吃早点,门一拉开,刚要进门,就一头栽倒在了地上。冯玉贵正往靠门口的十号桌端锅巴菜,看见了倒在门口的妇女,他先是一惊,刹那间,他立马放下一碗锅巴菜,扭身就去找蓝田,说:“蓝老板,我辞职了,我有急事啊,我要去上海了!”说完蹭蹭蹭地就跑出了早点铺,没了踪影,这让蓝田很是纳闷。这个时候,赵立国大声喊道:“蓝老板,有人晕倒在了大门口!”

蓝田、魏华丽赶到了大门口,一看这架势,蓝田真拿出了手机就拨打了120。

一会工夫,急救车就赶来了。

蓝田对魏华丽说:“华丽,你跟立国照顾客人,我送这位大妈到医院。”他带上了足够的钱,跟着急救车,陪着这位还不知姓名的中年妇女,进了第一中心医院。

经过抢救,妇女活过来了。自述自己叫孙莉凤,皇土县沙坨镇孙家崴子村的,她来津海市找儿子封得宝。他在津海市农业大学毕业后,就没回过家,一开始还能给家里打个电话,可两个多月了,也没跟家里联系,她于是就进城来找了。到了农业大学问,人家说毕业了不管分配的,到哪儿去了,学校就不知道了,这使她很为难了。封得宝的爸爸跟村长说了,村长跟镇长也说好了,他要是回老家,可以在镇中学当老师的,所以她就亲自进城来请儿子回老家。没成想,一时急了饿了,就晕倒在了早点铺的门口了。

检查结果出来了,孙莉凤得了肾衰竭,很严重。医生问蓝田怎么办,蓝田果断地说:“住院治疗,我甘愿出医疗费!”

蓝田把孙莉凤安排住了医院,他嘱咐说:“阿姨,您安心治病,啥也别想。”

回到了早点铺,魏华丽问道:“那个冯玉贵是怎么回事啊?怎么好模好样的就辞了这份工作,急三火四地跑了啊?”

赵立国也说:“真让人纳闷了,他这是为什么啊?”

蓝田说:“唉,谁知道他为什么就跑了?”

蓝田甘愿出钱给孙莉凤治病,魏华丽、赵立国轮流着到医院照看她。赵立国觉得她有姓名有家庭住址,可以跟她家里联系一下,于是就问:“大妈,您老家里有电话吗?”

孙莉凤说:“家里没有,村部里有。”

赵立国问道:“我们可以联系你们家里人吗?您能把你们村部的电话号码告诉我吗?”

孙莉凤说:“那我可记不住了,你们帮我找儿子吧,找到儿子就行了。”

赵立国问道:“您家里还有几口人啊?”

孙莉凤说:“家里有我公公婆婆,都快八十了,还有我儿子的爸爸,五十三岁了。”

赵立国说:“看来大妈家还是不富裕的吧?”

孙莉凤说:“富裕富裕的!我家里有田有牛有羊,天天吃白面膜的,顿顿有土豆菜的,挺富裕的,挺富裕的!”

蓝田不断地给冯玉贵打手机,可就是没人接听。他真搞不明白,这个冯玉贵为什么突然就辞工跑了?

眼看着孙莉凤的生命就要到尽头了,赵立国跟蓝田说:“蓝老板,还是给孙大妈村里打个电话吧。您出钱治病,这倒好说,可她死了,这怎么办啊?”

魏华丽也说:“是啊,孙大妈死了可怎么办啊?”

“也是的。”蓝田说:“那就给她家的村部打个电话吧,得让孙大妈家里知道她的情况。”

蓝田通过114终于查到了孙家崴子村部的电话号码,打通了,村长封德章接的电话,他是这样答复的:“封得宝这小子打小就不孝顺,考了个农业大学,傲上天了,以为自己就飞黄腾达了。我答应帮他在家乡找工作,镇中学校长答应了,让他回来进镇中学当老师,嘿,他还不干,说非要在大城市里求啥发展。他家是我们村最最困难的人家,他爸不能劳动了,在家养病,他的爷爷奶奶虽然能动活,可毕竟失去了劳动能力。那什么,我们村子也很困难的,正在设法脱贫。我代表全体村民谢谢你了,你就帮助封家给封得宝的妈妈料理后事得了,我们全村人谢谢你了,你真是一个好人啊!”

蓝田对着手机说:“放心吧,我会办好的!”

蓝田总觉得冯玉贵跑得很蹊跷,突然想起在早点铺办公桌抽屉里还存有一张冯玉贵的身份证复印件,就拿了出来,接着就来到了医院孙莉凤的病床前,拿着这张身份证复印件让孙莉凤看,问道:“大妈,这个人您见过吗?”

孙莉凤坐不起来了,两只木讷的眼睛盯着身份证上的照片,蓦地,脸上显出了一丝笑容,微弱地说:“是我的儿子啊,你们找到他了吗,请我儿回家当老师……”

“好的,好的,好的。”蓝田连连答应着。

孙莉凤脑袋一歪,闭上了双眼。

哦,冯玉贵就是孙莉凤的儿子封得宝啊!蓝田一下子全明白了。

给孙莉凤料理完了后事,蓝田把早点铺转租了出去,又把刘德凯、徐淑芬转赠给他们的房子卖掉了。半个月后,他和魏华丽、赵立国三人一起来到了孙莉凤的家乡,三个人在镇中学当上了老师。一切都安顿好了,他给爸妈打了电话,说:“我,我跟华丽还有赵立国,我们甘愿在这当老师……”

……

到哪里治癫痫病效果好
甘肃颠痫病医院
山西癫痫病医院那个较好

友情链接:

喊冤叫屈网 | 情书第二季第三期 | 雅蔓妮尔 | 樱桃种子育苗技术 | 翼搏逍客 | 芪明颗粒价格 | 元朝官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