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盘引导盘制作工具 >> 正文

【笔尖】那一片血一样红的杜鹃花(小说)

日期:2022-4-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雨诗跟林凡无话不聊,还常跟林凡聊起她与江文在夫妻感情上发生的不为外人所知的“密室内幕”。雨诗告诉林凡,有一次江文这样骂她:“疯女人,想那事想疯了。”

江文是雨诗初到省城打工时相识的。那时,她在一家制衣厂上班,与几个同厂的姐妹在一栋出租楼合租了一间房居住。江文一个人也租住在这栋大楼里,他的房就在她们的房门对面。跟她合租的几个姐妹都看不起对面房这个一脸书生气,经常手捧一本书在看的小个子,对他的点头微笑打招呼爱理不理。但她却对江文产生不一样的好感。爱读书,说明他肯学习,追求上进,懂礼节,这样的人不是很值得信任吗?

如今,雨诗与江文的儿子已五岁了,江文依然还是喜欢看书。看的是学习资料书。江文初中毕业。独自出来闯世界后,发现没有一张高学历的证书,很难闯出一片自己的天空。于是他一边打工一边看书,花了五年时间考取一张专科毕业文凭,后来继续拼搏,又获得了大学本科新闻系毕业证书,接着还考取了经理上岗资格证书,行政管理资格证书,现在,他又紧接着要考全国律师资格证书。所以除了上班,江文把所有属于他的时间都用在看书上,不逛街,不游公园,不去超市。下班回到家,他就一头钻入书本里,先在阳台上坐着椅子看,天黑后回到他的书房里看,到了晚上10点,他准时休息,天天如此。结婚那么多年,做饭,炒菜,洗衣服,照料儿子,还有买米,充煤气,全是雨诗一个人忙完。

江文对雨诗说,这些都是该女人来做的事,男人嘛,有男人的事,男人以事业为重,以功名为重。而女人只要把家里的事做好和把孩子照顾好就行了。

做家务,带孩子,照顾江文的生活起居,雨诗早已习惯了这种生活规律。雨诗在展览馆上班,是馆长助理。早上七点半送儿子到附近的幼儿园后,再去单位,天天如此。

他们租的三套间,江文晚上看书看到10点,很多时候就一个人睡在书房里。江文因为勤奋好学,如今如愿似偿的为他谋得一份很多人都难以得到的工作和职位,是单位部门的一名经理,跨入了高收入的白领阶层,但他不满足于现状,仍然鼓足干劲努力向更高一层进取。自从他决定参加全国律师资格证书考试后,晚上就几乎不到雨诗的卧室里睡了。

无数个漫漫长夜,雨诗都是一个人独守空房,虽然她的老公江文就睡在隔壁,近在咫尺。以前,江文一个月还有两三次到她卧室里睡,让她几乎干涸的心田有了滋润。近来,她一上床,就把自己脱得光光的,裸着身子睡在床上,焦切的等着江文打开卧室的房门走进来,给她一次有力的紧紧的拥抱。她送走无数个良宵,迎来的却是无数个失落。她无法入眠,常常裸身站在窗前,抬头望着窗外天空那一轮渐渐落下天边的弯弯的残月,叹气无数。残月还会有再圆的一天,她呢,她每个晚上就这样残缺到老吗?

江文发现雨诗在望着他时,那目光常显露一种幽怨的神情,他就对她说:“师考考试是全国最难考的,为了集中精力考好,我以后少到你那边睡了,我还在书上看到过,夫妻同房会使记忆力减退,等到考试完后,我们再在一起好吗?”

考试,考试,考试,这么多年来,雨诗都是看着江文不停的看书,不停的考试走过来的,这一次考试,又不知什么时候才能考完?

有人说,女人的感情生活三十如狼,四十如虎,雨诗正好三十出头,春心荡漾,但她却得不到别的女人能得到的精神上的幸福。她忠于丈夫,丈夫也忠于她,不管如何,她都不能背着他做出违背他以及违背道德的事。因为,江文是一个好丈夫,她也要做一个好妻子。

“江文,别考了吧?你现在得到的工作也很不错了,再说我们现在生活比刚进城时好很多了。”有一次雨诗说。

江文说:“我希望我们过得还要好,现在住的房子都是租的,我们应该有我们的房子,有我们的车子,所以我要不断的充电学习,不然,随时都会被人挤掉我现在拥有的位置。”

一天深夜,雨诗又是脱得光光的躺在床上,焦切的心让她无法安静,翻来覆去。她听到隔壁房间的江文合上书了,又黑灯上床了,她忍耐不住的下了床,走进江文的书房。哪知江文一见她爬到他的身上,就用手推她,说:“不行,不行,我准备考试了,你想耽误我考试呀?”

雨诗说:“你就给我一次拥抱吧。”

江文把被子卷紧自己,说:“我很累,我要睡觉了。”

雨诗想挤进他的被子里,江文不住的用手推她,她气极了,狠狠的把被子一拉,又狠狠的把被子扔到走廊上,一声不吭的走回她的卧室。

江文看着她的背影骂道:“疯女人,想那事想疯了!”

雨诗回到卧室,背靠着门默默的流着泪。她心情复杂,她爱着江文,但也恨着江文,江文的高收入让她过上了高质量的生活,但也让她的精神生活迈入了贫困。

“这样活下去,还不如早日投胎做猪”。雨诗情绪低落,常如此抱怨。

她心里常想,如果不是为了孩子能有一个健全的家,好好成长,我宁愿回乡下嫁一个种田佬,也比现在在城里过得开心。

雨诗开始迷恋QQ聊天,不论在单位上班,或在寂寞的深夜,她都打开QQ跟不相识的人海阔天空的聊。她建立了一个属于她的QQ群,在群里,她常跟男群友忽悠,“想我了吗?和尚?”“走,开房去。”她感到这样很开心,也让她忘记了许多纠缠于心头的烦恼。她还在空间写一些心情日记,写的是她的家庭生活日记。在日记里,她把她的家庭生活写得非常美满幸福,老公也是一个对她体贴入微的好老公。她不想把她的个人真实情感在日记里透露给别人知道,但她却跟林凡在私聊时无话不聊,包括她精神生活上的贫乏。

林凡是偶然进入到雨诗的QQ个人空间的,并很欣赏里面的日记,还给许多篇日记写了评语。雨诗于是加了林凡。雨诗很快就认林凡做她的老师。林凡喜欢写诗写散文,并且在报刊杂志上发表过很多作品,雨诗决定跟林凡学习写作。每天上班打开她的QQ,一上线就先叫一声:“林老师。”

林凡在外省一个很偏远的乡村小学当教师,那小学教室很破旧,学生只有五六十个,却有四个班级。因为乡下生活艰苦,教师待遇又不高,几乎没人愿意在这里当教师,如今学校只有林凡与另一个即将退休的姓陈的教师。

林凡单身,前几年曾结过一次婚,跟他的那女人一心向往城镇里的生活,不甘心就这样在乡村度过一辈子,几次跟他闹着要他找关系调去城镇的学校,或者辞去教师,与她一块到大城市打工,可他不听她的,说如果他调走了,这里的学生就没人教了,他于心不忍。有一天那女人悄悄的离开了学校,再没有回来。他也没有为这事伤心多久,继续安心的教他的书。

林凡说,他不会离开那里,因为他喜欢乡村生活的安逸,喜欢这里朴实的民风,喜欢他作为一名人民教师的光荣以及乡村这群企盼能够上学读书的孩子,还有,他还喜欢学校背后山坡上的杜鹃花。每年三四月,山坡上那血一样红的杜鹃花开放时候,他有空就到山坡上赏花,将自己融于到花的海洋里,与遨游于花丛的蝴蝶为伴,迎着习习的山风起舞,抬头望着蓝天白云放歌。那时候,他会忘掉尘世中所有的烦恼,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他以杜鹃花为题材,写了很多描述杜鹃花的诗和散文。他写的散文《那一片血一样红的杜鹃花》在省报发表后,还被评为优秀作品奖。

那乡村学校的教室是一幢废弃的旧祠堂,遇上下大雨到处漏水,他曾向上级教育局打了报告,希望能拨下一笔款,建一幢新的教室,但一时还没批下来。很多学生的家庭都很困难,课本和作业簿以及笔都无法买起得,都是他拿出他不多的工资买来送给他们。他这台电脑是几个到乡下搞调研的大学生送给他的,并帮他开通了网络,凭他微薄的工资,根本无法用得上早已普及的现代网络。

林凡天天在QQ里跟雨诗聊文学,聊写作,还推荐一些名著让她看。雨诗写了文章,立刻传给林凡,让他帮她看,帮她改。林凡每一次都是很认真的很有耐心的指出她文章不足的地方。有一天晚上,雨诗想写一篇她与江文热恋时的文章,把尘封日久的旧日记本从箱底下翻出来,逐篇逐篇的阅读。还叫林凡在QQ上陪他。那天晚上,林凡一直在QQ上陪她到凌晨三点多钟,他第二天八点还要讲课呢。雨诗一边读这些热恋时她写的旧日记,一边激动的哭了起来,还打了几篇传给林凡看。雨诗哭的时候,林凡不断安慰她,可惜隔着网络,他无法帮她揩一把泪水。

林凡劝她:“别哭了,你再哭我也要跟着哭了。”

雨诗说:“那时候他跟我像火烧一样的热,想不到结婚不够10年,他就变得这么平淡了。”

林凡说:“虽然平淡,但还是能够天天在一起,我呢,我的遭遇更不幸,但我还是以平常心去面对。”

雨诗说:“虽然天天在一起,但觉得一点没意思,还不如早日投胎做猪。”

林凡说:“别,别这样说,睡觉吧,夜深了。”

雨诗说:“影响你休息,真不好意思。”

林凡说:“没有,在网上跟你在一起,我感到很舒心。”

雨诗说:“你也睡吧,晚安。”

林凡说:“晚安,88(拜拜)!”

让雨诗很感动的是,她跟林凡在网上认识只一个多月时间,林凡就给她寄来了一套精美的书。这是一套由省作家协会编选的散文集,里面收有林凡写的两篇散文。这套精美的书,林凡只有两套,他一直宝贝似的珍藏着,舍不得把另一套送人,现在却给雨诗寄去了。雨诗为回报林凡,她买了一件宝蓝色的毛背心和一批学生用的作业簿、铅笔给林凡寄去。毛背心给林凡穿,作业簿和铅笔送给他教的学生。

雨诗把林凡寄来的书天天带在身上。早上出门上班,她把书放进背袋里带到单位,下午下班时又带回家里,一有空就把书拿出来看上几页,一连读了好几遍。虽然这套书里只有两篇林凡写的散文,但她觉得林凡送的书值得看,不论是否林凡写的,篇篇都值得看,百读不厌。她感到把林凡送的书带在身上,使她觉得有一种春天般的温暖,重新感受到那种初恋时让人牵肠挂肚的又折磨人的甜蜜。她看过林凡的照片,也在聊天视频里看到过林凡。有好几个晚上,她竟然在睡梦里见到了林凡。在梦里,有时,林凡牵着她的手在青青的草地上漫步,有时,林凡搂着她的腰深情的吻着她的双唇,有时,林凡就躺在她的身边。醒来时,她对镜顾影,看到自己满脸的潮红。

雨诗发现林凡也跟她一样,每次视频时都看到他穿着她寄去的那件宝蓝色的毛背心,林凡说这件毛背心很合身,穿在身上感到特别的温暖。林凡还特意穿着这件背心拍了相片,在网上发给雨诗看。雨诗看到林凡穿着这件背心显得特别的帅气,也显得更斯文,她感到非常开心,就如她自己穿上一件漂亮的衣服似的开心。

雨诗单位的老板是位香港人,多数时候老板都是在香港,或坐飞机在天上飞来飞去,到世界各地忙其他业务,很少呆在单位里,馆里的工作全交给雨诗主持打理。雨诗上班除了给下面的员工安排当天的工作,很多时候都是坐在她的办公室里上网遨游。打开QQ,她喜欢看到林凡的头像在她面前亮闪,不管他有没有空跟她聊,她都想看到林凡的头像在她眼前闪亮。要是林凡的头像是灰暗的,她心里就有一种失落感,坐立不安,丢魂失魄,什么事也不想去做。她知道林凡在给学生上课,或者在外忙其他事,她就坐在电脑前等他,焦心如焚的等,觉得时间过得很慢很慢,慢得一分钟就像过了一天似的。有时,她等得实在难耐,就忍不住的用手机给林凡间发去短信。

“林凡。”

林凡回复:“雨诗,有事吗?”

雨诗再发:“没事,我喜欢叫你。”

林凡回复:“哦,我在讲课。”

雨诗再发:“我在等你,你讲一堂课这么久啊。”

林凡回复:“快了,你再等一会儿。”

最让雨诗焦心的是,林凡跟她聊写作正聊得起劲的时候,林凡的电脑就忽然出现了毛病,头像一下就灰了。她急得快要疯了,还以为是林凡的网络掉线了,她立刻发短信问他“林凡,又掉线了过了吗?”等看到林凡的回复,才知道是他的电脑出现了问题。在林凡把电脑拿去修理的那段时间,她的脾气也跟着坏了。进入她的QQ群里,看到有人说话不检点,或者发的美女图片偏黄,半裸半露的,她就大骂一通。她平常看到这种情况是无所谓的,也喜欢跟着调侃几句,今天忽然见她的脾气变得爆躁起来了,群员们都不明白她这个群主不知为什么今天发这么大的脾气,都觉得莫名其妙,有的人不敢作声了,有的人悄悄的离去了。

有一天,林凡告诉她,他可能有几天不能上网了,因为他有一个学生病了,需要住院,家里困难,交不起住院的费用,他想到别的学校动员他的一些同事和朋友给这位学生捐些钱。雨诗立刻急得焦心,她忍耐不了林凡一天不在线的煎熬,何况是好几天。她很快就给林凡的银行帐号汇去三千元,让林凡拿去给这位学生住院治病,叫他“你就别到处奔波了,快把钱取出来交这位学生家长吧”。林凡说算他借的吧,以后他慢慢还她。雨诗说算我借的我就不给你汇去了,算我捐的我才心安。那学生恢复康健后,亲自给雨诗打来电话:“雨诗阿姨,谢谢你为我捐钱,给我治好了病,我以后一定会好好读书的,长大后也要做一个像你那样善良的人,帮助那些有困难的人,回报社会。”雨诗听了心里却很惭愧,她觉得人家不该谢她的,因为她感到自己是那么妙小与自私。如果不是因为网上有个让她魂牵梦绕的林凡,她怀疑自己会不会有这样的壮举?

西安癫痫病医院治疗方法
金昌哪个医院能看癫痫病
癫痫病物理治疗

友情链接:

喊冤叫屈网 | 情书第二季第三期 | 雅蔓妮尔 | 樱桃种子育苗技术 | 翼搏逍客 | 芪明颗粒价格 | 元朝官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