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山药是碱性食物吗 >> 正文

【酒家】春意阑珊(小说)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阳春三月,仿佛一夜之间,墙角的爬山虎就长成了郁郁葱葱的模样,似乎昨日还是冬天,只是极短的时间没有关注,它便长得好似夏天般繁华。

陌如颜独自走在香樟路上,脚下黄的、红的落叶缤纷炫目,让人很是喜欢。彼时的刺槐还没有开花,倒是一旁的紫藤花开得轰轰烈烈,交织的藤蔓爬到刺槐刚生出新叶的树枝上,一串串紫色的花朵落进风里,香气袭人。而这绿色紫色交叠后的清新独特之感,便让这个春天显得更加灵动了。

小雅来找她的时候,她们曾一同坐在紫藤花下,借着这片让人欢愉的颜色谈天说地,连拍照都拍得异常兴奋。陌如颜想到这里,不由得扯起嘴角笑了笑。比起这个,早先还在冬天的时候,她和凌似乎也来过这附近看腊梅,也许是因为联想到了他,所以陌如颜的心情越发好了。

她到达山顶咖啡馆的时候凌还没有出现,不知为什么,只要想起他,她就会觉得开心。其实两个人约在这个咖啡馆见也不是第一次了,但她依旧如第一次般心情雀跃。

不一会儿,凌便慢悠悠地朝她走了过来,在他身后还跟着一个怯生生的女孩。只一眼,她便猜出了他们的关系。眉目间尽是错愕与慌乱,望见凌勾起嘴角轻笑的模样,她突然敛了敛眉,摆出一副淡然的样子同他打招呼。

也许这一天早就该到来,很多年过去了,她一直在等待这一天。只是,在这么多年的陪伴里,他们身边都只有彼此,所以一时之间,她突然难以接受这个事实。

凌笑得很轻,和素日里的模样并没有什么不同,那个女孩也并没有在她面前对他做出太过亲密的举动,但越是这样她越害怕。她是知道他的,多年以来,他想要的就是这样温婉的女子,能给他空间和自由,最重要的是让他觉得温暖。想到这里,她突然觉得有些心痛,于是便找了理由匆匆忙忙地往回走。

凌没有表现出任何要挽留的意思。看到他依旧平和的脸,陌如颜忽然觉得难过。她在期待,却又分明地知道自己只会失望。

山顶咖啡馆的另一头是山顶图书馆和美术馆。这个不大不小的山被充分利用和开发,如她一般喜欢安静的人总是无法抗拒这里的魅力,每次出门散步,她总在不知不觉中走到了这里。

“独自莫凭栏……”当她站在美术馆旁眺望时,凌总会叨念这句词。而今她一个人站在这里,脑中记得的仍是这句词。

山脚下是川流不息的车辆,待到傍晚,总有精致炫目的霓虹,好像永远都那么鲜亮灿烂。陌如颜呆呆地望着面前的景象,心中不由得念起多年前他们初识的情形。

那时的凌很自闭,自他转校来到这个班之后,她几乎没见他和谁说过话。他和她同桌一个月,这一个月里,陌如颜一直暗暗留意他的举动,可他似乎总沉迷于自己的世界,不愿与人过多地接触。

她一直都知道,若不是因为自己的好奇心,他们根本就不会相识。那么多日子里的“相安无事”让凌已经习惯了她的存在,所以当她找他搭话时,他便回答了她的问话。

这大概是陌如颜第一次听见他的声音,略带一点沙哑,她并不是很喜欢,但她心里却觉得开心。也便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他们之间衍生出了一种美好的情愫。这么多年过去了,陌如颜已经习惯性地把凌当成自己的所有物,然而事实却否定了她的答案。

陌如颜还未离开,凌和那个女孩便朝美术馆走了过来。瞧着他们还没有发现自己,她便兔子一样地钻进了图书馆。

端坐,沉思。因为面前没有书,所以她此时的心情完全表现在了脸上。一旁的男生用奇怪的眼神望着她,直待她发现了他的目光,他这才浅浅一笑,而后继续低头看书。

陌如颜叹了一口气,正欲起身,却蓦地发现了自己脚上的高跟鞋。此时她才意识到为什么在她坐下之后会有那么多双眼睛看着她。

想到这里,她麻利地脱掉高跟鞋,光着脚去书架那边找书。坐在她对面的那个男生望着她的一举一动,不由得又笑了。

时间很漫长,她的眼睛一直盯着书却一个字都没看进去。脑中晃荡不清的都是凌的脸孔,他轻笑的神情,眉毛弯曲的弧度,甚至是他扑闪的睫毛,都让她记得深刻。眼角莫名地掉下泪来,她却浑然不知。若不是对面的那个男生递了纸巾过来,也许她根本不会发现自己此刻的心情。

她没有接受他的好意,只是将书放在一旁,然后提着高跟鞋出了图书馆。

这个季节的景色很美,纵使她心情很不好,她也承认了这个事实。只是,如今这些东西已与她无关,失去了凌的世界,似乎在瞬间就变成了灰白色。

时间不着痕迹地离开,一如曾经匆匆而过的年华。也许,有的人注定是要这样淡淡地走一辈子的,无法靠得更近,也舍不得远离。她一直觉得他们之间只能是这种关系,因为只要停留在原处,就可以探寻到永恒。她一直在期待有一个人可以真正留在凌的身边,只是,当这个人真的出现的时候,她却没有意料中的开心。

依旧是那条香樟路,斑驳的阳光,稀疏的倩影。她踩着缤纷的落叶,忽然想到了远行。

决定去张家界的时候她的目光中没有太多的犹疑。看见那条玻璃栈道的瞬间,她扯起嘴角轻轻笑了。

独自买票,独自坐在窗边,独自望着窗外的景色从视线里后退,一种告别与分手的感觉再次激起心中酸楚的情绪。

她脑中又一次回想起曾经和凌在一起时的点点滴滴,比如凭栏眺望时各自浅笑着说自己的梦想,比如自己对对方某些特质的喜欢与欣赏,比如相识恨晚,比如……

太多的回忆占满脑海,所以在离开的时候蓦地变得凌乱。唯有夕阳下的那道斜影,那个用单车承载的时光,在回忆里变得明亮。

“凌,我们会一直在一起吧!”她如是问道。

夕阳落在锈迹斑斑的铁轨上,把一旁的青草衬得清新秀丽。风把他的衣服吹得圆鼓鼓的,他吃力地蹬着单车说:“一直在一起!”

而后便是下坡时传来的朗朗笑声……

曾经,她以为那一刻就是永恒。因为那个午后的时光太过清晰,让她有一种哪怕历经岁月也会停留的错觉。所以,她觉得他们会一直在一起,即便是像朋友一样彼此永远陪伴。如果没有其他的人出现,也许,他们还是会永恒!念及“永恒”这个词,她突然笑了,内心有些空空地疼。

到达张家界的时候她没有想象中的洒脱,但是她的目的地很明确——玻璃栈道。

她一直以为自己绝望了,可以无所谓心情,但当她真的踏上玻璃栈道的时候,身体却本能地靠着绝壁不敢向前走。懊恼,不甘,伤心,复杂的情绪交织在一起,最终迫使她向前走了一小段路。有那么一刻,她以为自己已经克服了轻微的恐高症,但是当她意识到自己走在栈道上时,她突然觉得一阵眩晕,随之便瘫坐在地,再也没有力气爬起来。

“喂,你没事儿吧?”有人问她。

她仰起脸看着冲自己说话的人,那张面孔她觉得有点熟悉,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她没有回答他的问题,找不到答案亦或是内心的恐惧让她忘记了言语。

她的目光落在他眼里,让他感觉到的是一种苍白与无力,他蓦地意识到她是在向他求助。

于是他微笑着说:“我扶你走过去吧!”

她茫然地望着他,内心的恐惧已经让她停止了思考。

几十米的路程,他们却像走了几千米一样,在到达彼端的时候累得满头大汗。

“你也很怕对不对?”陌如颜终于清醒了过来,仰起脸问一旁的那个男生。

男生“嘿嘿”地笑了,过了好半晌才说:“开始很怕,后来就不怕了!”

望着他微微泛红的脸,陌如颜低眉笑了笑。

巧的是两个人来自同一个城市,又都是独自一个人远行,所以自然而然地就变成了结伴同游。

陌如颜默默地听他说话,就如凌曾经做的一样,一脸温和地望着他。偶尔,她也会敛眉轻笑,很平静的模样。

下山的时候她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于是问他:“我们是不是见过?”

说完之后陌如颜就后悔了,这种问话怎么看都像是在搭讪,让她觉得奇怪。

“你终于想起来了……”他如是回答。

“真的…见过?在哪里?”

“图书馆……”他说完尴尬地笑了笑,而后便沉默了。

经她这么一说她才想起来,面前这个人就是那天在图书馆给她递纸巾的男生。想到这里,她亦沉默了。

她来这里不是为了忘记凌重新开始一段感情,而是希望自己可以坦然接受凌的选择。她一直都希望他可以幸福,但她现在却无法接受这份幸福不是源于她的存在。

“今天回去吗?”那个男生突然问了一句。

“嗯。”

“一起走吧!”他小心翼翼地又说了一句。

她的脚步停顿了片刻,而后,她浅浅地应了一声算是回答。

再次回到这座城市,脑中却出现了更多的记忆。她以为自己会因胆怯而本能地选择自我保护,因为她清楚地知道,只要她的自我保护意识过强,她就不会允许自己再去回想有关凌的一切,那么在时间的催化下,她就能变成曾经的自己,一如初识的洒脱与淡然。只是,这一切都只停留在想象中。

临近分别时,她才想起来没有问他的名字。她正欲开口,他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于是弯着眉毛笑着说:“叫我林!”

“凌?”

“森林的林。”他又补充了一句。

“哦!”她低低地应了一声,忽然弄不懂自己想说什么。

“你要幸福!”过了许久,林如是说。

她仰起脸望着他,一种空茫的眼神让他收起了笑容。随后,他与她告别。

望着林离开的背影,陌如颜忽然理解了这句话的含义。他之所以会有这种希望,本身就是因为他感觉她不幸福,所以才会有这种期待。她竟一直都不知道,这句话原来是这么悲伤的,而她居然还曾跟凌说过很多次“你要幸福”。

回忆就像这个季节的颜色,色彩缤纷,充满欢乐,但是她的心情却如这个季节一样潮湿。湖边的垂柳恢复了一贯的姿态,风摇一摇,优雅动人。紫藤花已经渐渐开败了,倒是山上的刺槐随之开得热烈,馥郁的花香唤起心底里的温暖回忆。

小雅知道陌如颜心情不好,于是约她去湖边散步。

到底是春天,才一个多星期的时间,爬山虎就绿满了墙壁,香樟也散发出清幽的香味,满树的叶子遮住了细小的花朵,那香味的源头便是怎么找也找不到。

陌如颜在小雅的笑声中发现湖边的鸢尾竟也开满了黄的、紫的、白的花朵,而那片含苞待放的杜鹃也露出一片绚丽的颜色。再走几步,竟瞧见红枫、绿枫并排种着,颜色也是明晃晃的惹人喜爱。

原本,她的心情在这明媚的春景里恢复了不少,但是当她瞧见水杉的新芽和草地上的小花,还有湖畔那棵不知道名字的树时,她蓦地想起了记忆中的某些画面。特别是那棵树,在春天就结满了一串串绿色的果实,那么特别,特别到凌在树下跟她说话时的表情,她都记得清清楚楚。

“你怎么了?”小雅见她一直望着树发呆,不由得问了一句。

“没什么,只是觉得这个城市很少能见到这种树!”陌如颜淡淡地回了一句。

“哦,这是枫杨,我家乡的小河边到处都是这种树呢!”小雅浅笑着说。

“他很喜欢这种树。”陌如颜喃喃地说。

小雅沉默了半晌,终是忍不住问了一句:“我一直都不明白,你那么喜欢他却为什么不跟他表白?也许,他一直在等你呢?”

“我也不明白。即便现在有人陪着他了,我也还是弄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陌如颜说完笑了笑,旋即从树上摘了一串果实握在手心里。

“害怕失去?害怕被拒绝?”小雅拧紧了眉头又问了一句。

听到小雅的话,陌如颜一下子愣住了。果然是这样的,就如她怀疑的一样,自己因为害怕失去这个人所以一直在压抑自己的感情。他们都是那样难以相信别人的人,为了这份难得的信任,也许他们都在努力让这种感情维持在一种平衡状态,以为这样就可以永远在一起。

“小颜,我要走了,去E城,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呢?”小雅转念问了一句。

“E城?他不喜欢那里,他说他永远都不会去那个城市。”陌如颜低着头轻声说。

“那是他的选择,不是你的。如果他会去E城看你,应该可以说明你对他来说才是最重要的吧!”小雅安慰道。

陌如颜沉默地望着她,终是点了点头。

几日之后,陌如颜再次去了山顶图书馆,如预料中的一样,她遇见了林。

望见她来,他扬起眉毛温和地笑了笑,然后将字条递给对面的她。

两个人就像学生时代一样默默地写着要说的话,这样亲昵而温暖的举动,在很久以前,她和凌似乎也做了很多次。

在最后那张纸条上,她写着“我要走了”,递给他之后,他没有再回复。

一种浅淡的温暖和悲伤萦绕在空气里,他犹豫再三,始终没有问她要去哪里。他想,对她来说自己的存在本就无关紧要,纵使他一直在暗暗留意她的举动,然后偷偷跟着她去了张家界,制造了一场偶遇,她的目光里依旧只有过去的一道身影。然而让他无法理解的是,那个叫凌的男生为什么会找到自己,并且告诉自己要好好对待陌如颜,明明……她的眼中只看见了他的存在。

也许是知道自己无法改变,所以林没有做出任何挽留的举动。他没有告诉她自己的心意,亦没有告诉她凌的心意。也就是在她转身的那一瞬间,他觉得这种淡淡的情愫会让他们之间的关系持续下去,在没有凌的时候,她会记得自己的存在。或者,陌如颜和凌想要的是永远留住他们在这个现实的世界里拼尽努力才找到的信任,那是在完全地交付感情之后才能做到的彻底的信任。

重庆市治疗儿童癫痫医院
癫痫病初期的症状
癫痫存在遗传倾向

友情链接:

喊冤叫屈网 | 情书第二季第三期 | 雅蔓妮尔 | 樱桃种子育苗技术 | 翼搏逍客 | 芪明颗粒价格 | 元朝官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