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杨思敏电影 >> 正文

【菊韵小说】静默花开

日期:2022-4-2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很多时候,我们并不是害怕等待,只是害怕漫长的等待之后,没有我们想要的山明水秀,一切的等待也便没了意义。于是,满心的欢喜无处盛放,只好跌落。可对于温蓝来说,即便没有意义又怎样,在决定等待的那一刻,她就已经开始一场豪赌,而她会愿赌服输。

“晚上去哪吃饭?”

当身边的朋友为了不过光棍节,迅速找到另一半出双入对的时候,温蓝一字一句地编辑短信讨论晚饭吃什么,不急不躁地专心烧秦一这一壶水。

秦一的短信,在一分钟后出现在温蓝的手机上。

“你定。”即使是两个字加一个句号,却丝毫不打击温蓝的积极性。

温蓝跳下床,拿起包就往外走,最后还不忘退回来看看自己有没有影响市容。

室友蒋宜将视线从电脑屏幕上移下来,看着她,面无表情地吐出两个字,出息。

温蓝笑着回复,你说对了,我就这点出息了。

看着温蓝的身影消失在门口,蒋宜的目光落向阳台外面的天空,找不到聚焦点。这一场爱情,于温蓝而言,注定是一场浩劫。倘若等不到开花结果,恐怕会要了她的命。

因为和秦一不同班级,温蓝并不是天天能见到他,很多时候,只能靠电话和短信联系。不过宿舍的一群丫头都是闹腾的主,在一起嬉笑怒骂,温蓝的日子倒也过得有滋有味。

周五下午没课,和往常一样,除了蒋宜这个宅女和温蓝,其余的逛街的逛街,回家的回家,刚过十二点,宿舍就空了下来。或许正是因为如此,两个人的关系也比较好,无话不说。

十一月,日光有些单薄,但一向喜阳的温蓝,照样甘之若醴。她把椅子拖到门外,随手拉过一本书盖在脸上,晒起了太阳。

蒋宜洗完衣服,走到阳台上,看着翠绿的香樟树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有一搭没一搭地和温蓝聊天。

“最近秦一没打电话给你吗?”

“他一直在忙,所以我也就不去烦他了。”温蓝闷声闷气地回答。

“你和秦一现在到底是什么关系,他知道你喜欢他吗?”蒋宜继续问下去。

“或许知道,或许不知道,谁知道呢。我睡会觉,一个小时后叫我。”温蓝挪了挪位置,不再说话。蒋宜知道她是不愿意回答,于是也就不再追问。

这个问题,温蓝曾经问过自己无数次,只是除了秦一,谁知道呢。

亲爱的蒋宜,你可曾知道我也很想知道答案。

泪水顺着纸张,落进温蓝的衣领,悄无声息。

生活照旧不温不火,因为不确定秦一是否还在忙,温蓝也没主动联系他。直到一个星期后,秦一才出现,他打电话约温蓝去他们常去的那家餐馆吃饭,根据说话的口气,估计心情不大好。他没说,温蓝也就没多问。

唐记餐馆里,温蓝和秦一对面而坐。

“你想吃什么菜?”温蓝晃动着手中的笔,边翻动菜谱边问。秦一低头看手机,眉宇间尽是不耐烦,随口搪塞,“随便吧,你看着点。”

“那就点些家常菜吧,便宜又好吃。”温蓝合上菜谱,快速地写上几道熟悉的菜名。

秦一的眉头自始至终都是微皱,目光也一直停留在手机上,一向不喜发短信的他,此刻却耐下心,一键一键地编辑。温蓝趴在桌子上,百无聊赖地玩筷子,一如当年转笔一样,动作流畅花样不断。一双丹凤眼时而看向筷子,时而看向秦一。所有情绪都掩饰的刚刚好,看不出,她在想什么,仿佛什么都没看进去,又仿佛什么都了然于心。

除了那人,恐怕再无第二个能让秦一烦恼成如此模样。想到这些,温蓝心中不由得烦躁起来,一时掌握不好力道,筷子掉在桌子上。不大的声响在有些空的餐馆里,顿时有些刺耳,秦一终于放下手机抬起头,他一直不喜欢她转笔,总说女生应该成熟娴静,不该如她这般莽撞。但生性活泼的温蓝,哪能这么轻易说改就改。

温蓝尴尬地笑着,她张了张嘴,刚想认错,秦一却先开了口。

“她要和我分手。”这是第一次,秦一没有说她莽撞,却是因为她。温蓝的内心有些酸涩,却也只能佯装不动声色。

“你怎么想?”温蓝平复心情后,轻声问。

“温蓝,你知道的,我不想放手。”秦一说完,薄薄的嘴唇紧闭着。

空气有些凝滞,温蓝缓缓呼出一口气,在心中苦笑了一下,她知道的,是放不了手,就像她一直放不下秦一一样。

“那就不要放手,重新赢回她的心。来,先吃饭。”适时,服务员开始上菜,温蓝夹起菜放到秦一的碗中,她给自己夹了一只虾,只是有意无意地夹了很多红辣椒。

“秦一,这虾太辣了,我实在受不了了,我眼泪都呛出来了。”隔着眼里的水雾,温蓝向秦一抱怨,轻微的鼻音,被她掩盖下去。

“你眼睛难道是装饰,连辣椒和虾都分不清吗?”秦一抽了几张纸巾递给温蓝。

“你见过有装饰的这么漂亮的吗?”

温蓝的玩笑化解了尴尬的气氛,但一顿饭两个人吃的都很不是滋味,吃完饭秦一便匆匆离开,彼此心照不宣。

自那天分开后,很长一段时间,温蓝都没有见过秦一。起初,是温蓝给他足够的空间,努力做到不去干涉他们的事情。而后是当温蓝想见秦一的时候,他却像蒸发般消失不见。QQ头像一直灰着,手机永远都是冷冰冰的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温蓝突然发现,当秦一关机并拒绝出现的时候,自己是多么的无力。原来感情可以脆弱到如此地步,只能靠着一个手机号码来维系。虽然温蓝什么都没有说,和往常一样上课吃饭睡觉,聪慧的蒋宜还是嗅出了端倪,通过熟识的人打听后,便知道了秦一的去向。

有些时候,两个人的相处模式是很奇怪的,就像是此时的蒋宜和温蓝,明明相隔不过一米,蒋宜还是选择发短信告诉她秦一的去向。或许,有些话题永远都不适合摆上台面来说,说或者听都不是件妥帖的事情,比如现在。

几秒钟后,温蓝的手机震动起来,很简短的一句话,却让温蓝湿了眼眶。

“据秦一的同学说他请了半个月的假,理由是家里有事。”

温蓝回复谢谢,虽然她知道这两个字太单薄,但除此之外她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这一次蒋宜没有发短信,她站在温蓝的身后,一字一句地说:“我不知道自己能帮你多少,但至少你需要我的时候,我一定在。”

蒋宜的善解人意将温蓝近日的烦恼驱除几分,同时却也让她内心更加难过,什么时候秦一能像蒋宜这样,读懂她的心思呢。

可在秦一的眼中,永远都只有胥润这两个字,他的话题,永远都离不开这两个字。

秦一说,胥润很温柔。

秦一说,胥润多才多艺。

秦一说,胥润有可爱的虎牙,笑起来很漂亮。

你看,秦一说了那么多,温蓝也听进去了那么多。那样的女生,男生应该都喜欢吧。温蓝是善良的姑娘,所以她不会嫉恨胥润,只会羡慕,羡慕她拥有秦一。

每个周六温蓝雷打不动地早起做兼职,所以半个多月后,秦一在校门前遇到温蓝,一点都没有觉得意外,但温蓝在看到秦一的那一刻,泪水毫无征兆地落了下来,在她意识到后,慌乱地用手背去擦,可是无论怎么擦都擦不干净,她以为他再也不会出现了。

秦一最不擅长安慰女孩子,一阵犹豫后还是将她抱在怀里,小声安抚着。

等到温蓝情绪稳定下来后,秦一笑着打趣说,明明该温蓝安慰他,为什么最后反而是他安慰温蓝。对于这个问题,两个人纠结很久,但最终还是没有结果。

鉴于突发事件,温蓝破天荒地请假没有去做兼职,而是和秦一一起坐在操场的看台上,看着来往的人群,但谁也没有说话。秦一没有问温蓝为什么哭,温蓝也没有问秦一这些天去了哪里,在秦一和温蓝的观念里,这一点出奇的相似,他们始终认为愿意说的不问也会说,他们都在等对方先开口。

接近晌午的时候,秦一拖着温蓝去了常去的餐馆吃饭,一切都没有变,还是温蓝点菜。

等饭菜陆续端上桌的时候,秦一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温蓝,下次点其他的菜,换换口味。每一次出来,你都会点这些。”

“如果下一次你不说随便,而我又知道其他你喜欢吃的菜,那么我会考虑换换口味。”温蓝不假思索地回答,说完专心对付碟子里的鱼。

“温蓝,我前段时间去胥润学校了,我们分手了。”秦一的筷子在半空中停滞片刻,之后被收了回来。

“哐当”温蓝碟子里的菜呈抛物线飞出去,落在地上。

温蓝尴尬地看着秦一,嘴里不停嘟囔着“意外,意外。”,原来是因为她。这一刻,温蓝真的很想骂自己一下,什么时候能变得有出息点。

“恭喜你恢复单身哈,老板加几瓶啤酒。”只需几秒钟,温蓝又恢复了没心没肺的样子。

随后谁也没有多说,只是一杯杯不停地喝酒,直到温蓝意识模糊。对于秦一的消失,她不可能不介怀,尤其是和胥润相关的

温蓝一直不记得那一天自己是怎么回去的,直到很久很久之后,温蓝才从蒋宜口中得知那一天是秦一把她背回宿舍,而她就连躺在床上都不安静,口中一直叫着秦一。

再次见面,是在一个星期后的公选课上。两个人习惯性地走到教室后面的座位,邻桌而坐。两节课很快就结束了,看似认真听课的两个人其实什么都没有看进去。

和秦一告别后,温蓝和蒋宜顺着人流往门外走,刚走出几步,秦一追了上来,拉住温蓝就朝相反的方向走。蒋宜若有所思地看着他们的背影,沉默不语。

“下午有什么安排吗?”

“没有。”温蓝照实回答。

“那和我说会话吧!”

秦一放开温蓝的手臂,将脸面向窗外,明亮的光线覆盖在他的脸上,看不清表情。

这是温蓝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听到秦一完整地讲述他的一切,也正是这一次,温蓝开始真正走进他的世界。

十五年前,秦一的父母离异,之后他便随着母亲一起生活。年岁渐长,自小聪明的秦一从母亲断续的咒骂以及街坊的蜚语中,明白了事情的始末。

离婚的原因很简单,包办婚姻的他们本就没有感情,而那时父亲在外面有了女人。那个时候,离婚还不像现在这般泛滥,除了万不得已大都会选择将就过一辈子。所以父亲自然受到了多方劝阻,可一向寡言沉静的他,还是坚决离婚,并选择净身出户,将所有的财产都留给了秦一的母亲,包括秦一的抚养权。

父亲的选择如同大石头砸进水里,激起层层浪花,但流言再多,最后还是会归于平静,因为人们又找到了新的焦点。

秦一的父亲离开的那天,他的母亲并没有出来只是一个人躲在房间里哭,反而是秦一平静地拉着爸爸的手一直走到门外。

他的父亲蹲下来,将秦一拉进怀中,说了句对不起。

他还说,秦一的母亲是个好妻子,可是没有爱情的婚姻,再怎么上妆都演不出幸福的戏码,还不如各自放对方一条生路。

提到爱情的瞬间,秦一看到父亲黯淡的的眼中仿佛点燃了火花,多年后秦一渐渐明白,那样的眼光只有沉浸在爱情中的人才会有。而在秦一看来,沉浸在爱中的人是不应该被责怪的,所以他始终没有怨恨过他的父亲,哪怕因高额学费不得不去工厂做暑期工。

他还说,秦一,以后你要听话,好好照顾你妈妈。我不能太自私,我爱你,却不能带走你,否则她会活不下去的。那是秦一最后一次见他的父亲,虽然不知道身无分文的他如何生活,但是秦一始终相信他会幸福的,因为他拥有爱情。

如果说秦一的父亲是那个让他相信爱情的人,那么胥润就是那个来告诉他生活并不是只有爱情就可以的人。

胥润和秦一是高中同学,几次接触使彼此心生好感,但迫于高考,一直都未曾向对方表明。胥润是长女,下面还有两个弟弟,家境清贫,作为唯一个念到高中的孩子,她注定要背负着全家的希望,所以她不能松懈,也没有资格放纵。而这一切秦一都看在眼里,他能做的只是陪着他一起熬过炼狱般的高三。高考之后,两个人都顺利地考上理想的大学,两个人也顺理成章地走到了一起,谁也没有表白。在他们看来,爱情就该这样,虽平淡但是很幸福。

讲到这里,秦一停了下来,因为下面的一切温蓝都是知道的,他们的幸福,甜蜜,悲伤,温蓝都是见证者。

在胥润提出分手后,秦一立刻打定主意去胥润的学校,他以为这一次和以往时候一样,只要彼此面对面,心平气和地去交谈,所有问题都会迎刃而解。心心念的胥润就还是他的,而这一次分手不过是水面漾起的小波纹,很快恢复平静。

可是秦一不曾想到的是,当他决定去见胥润的时候,就注定了他们的结局。

秦一并没有告诉胥润他要过来,就连抵达她的城市后给她打的第一通电话都没有说。关于分手秦一只字不提,只是问她最近怎么样,胥润沉默片刻,再次说了分手。秦一仿佛没听见一样,继续笑着叮嘱她照顾好自己。秦一对胥润的爱好了如指掌,所以在来之前,秦一特地联系老同学,辗转许久才拿到家乡的小吃。对胥润,秦一真的算得上是用心良苦。

癫痫哪种治疗方法好
吉安小儿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手术可以治愈吗

友情链接:

喊冤叫屈网 | 情书第二季第三期 | 雅蔓妮尔 | 樱桃种子育苗技术 | 翼搏逍客 | 芪明颗粒价格 | 元朝官职